全國|北京|上海|浙江|廣東|江蘇|山東|遼寧|天津|重慶|江西|吉林|寧夏|河南|山西|安徽|西藏|新疆
 湖南|湖北|青海|河北|福建|貴州|甘肅|云南|海南|陜西|四川|香港|澳門|廣西|臺灣|海外|內蒙|黑龍
設為首頁
加入收藏
聯系我們
“高薪”泡沫刺破: 互聯網人才的“冰與火之歌”
www.vaojxz.live      加入時間:2019/7/5 10:51:59

“高薪”泡沫擠出

這段時間,互聯網巨頭的中層們如履薄冰。騰訊手起刀落“裁撤10%中層干部”,在這之前,百度、京東、小米等公司在組織調整公告中,均提及了要提拔年輕員工的想法。“高薪挖人”泡沫擠出,這正在成為整個互聯網行業的常態。“市場不像以前,隨便就能翻倍的薪水跳槽,已經過了那個紅利的階段。”
無獨有偶,在近年狂飆突進的另一個行業——房地產,最近也頻繁傳出公司“瘦身”信號。行業龍頭碧桂園在否認裁員的同時也承認公司將聚焦加大授權、精簡流程、人員下沉。開年以來,房企人事變動頻繁,頻繁的背后是企業組織管理架構調整的需要。
隨著行業周期進入到新的階段,以及新技術的沖擊,調整戰略結構、適當放緩發展節奏,也是正常的規律。畢竟,只有回歸理性,行業才能走得更遠。(林虹)


導讀

一季度往往是求職的旺季,今年的崗位流動,更多是因為企業裁員被動選擇的離職。“市場不像以前,隨便就能翻倍的薪水跳槽,已經過了那個紅利的階段。”
上海的冬天,似乎格外漫長。一如頻繁見諸報端的“寒冬”說。
“我都驚呆了,你知道嗎?我最近收到的簡歷,有ofo的,美團的。這些90后開口就要四五十萬年薪,哪來的底氣啊?我在外企呆了十多年沒見這么高要求的。”
今年年初,在巨鹿路的一家咖啡廳,Candy端著一杯紅茶,焦慮地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抱怨著。她是一家世界500強的外資IT服務企業市場總監,因為公司這兩年向軟件服務和云計算轉型,需要大批有互聯網經驗的人士加入。但是,互聯網行業的薪酬,已經遠遠把這批老牌IT企業甩在了身后。
不過,隨著越來越多的互聯網公司開始裁員、優化,行業的泡沫也將被刺破。
3月19日,網易嚴選內部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確認,今年一季度公司離職的人員約為8%,包括部分績效不好和主動離職的員工。與此同時,也有30多名新員工入職。“主要是為了提高團隊整體效率,將此前的多個二級部門,整合成了五大業務中心,包括商品、供應鏈、營銷、客服、產品技術。我們希望更加聚焦。”他說。
與嚴選做出相同選擇的還有滴滴出行、京東、58同城、美團點評等。在國內主要的求職社交平臺上,一些離職的員工在待業一個月、兩個月后,心態也慢慢發生了變化。從最初的動輒兩倍薪水才跳槽,也接受了新工作平價的待遇。
非理性繁榮并沒有消失,而狼總歸會來。創業者們從最初對人才的饑渴、盲目開價,也逐漸變得淡定。他們相信,資本的冬天是挑戰,也是機會,只有刺破泡沫,才能回歸真正的理性。

“都招85、88年以后出生的人了”

擁抱變化,是阿里巴巴的核心變化之一。
3月12日,繼其上一輪架構調整短短三個多月后,阿里巴巴進行了新一輪調整:在保持淘寶、天貓兩個品牌獨立發展的同時,將打通淘寶、天貓兩個消費場景,實現消費者和平臺商家的分層運營。
備受關注的是,淘寶總裁蔣凡將兼任天貓總裁。這意味著,阿里巴巴旗下最核心的兩大電商業務,都將由這名85年出生的年輕人擔綱。與馬云、張勇不同的是,蔣凡是典型的技術派。2006年,他從復旦大學計算機系本科畢業后,便加入了剛剛進入中國不久的谷歌,與拼多多創始人黃崢曾經是同事。
兩名80后的年輕人,已經掌握了中國電商的大半壁江山。而整個互聯網行業,80后、90后也成為企業人才結構的核心。阿里巴巴官方數據透露,在阿里巴巴集團的36位合伙人中,已經有兩位80后。在資深總監以上的核心管理人員中,80后占到14%;而在阿里巴巴的管理干部和技術骨干中,80后已經占到80%,90后管理者已超過1400人,占管理者總數的5%。
在眼下的這一波互聯網裁員、優化的風潮中,阿里巴巴大的體系仍然在對外界招聘。“主要是一些運營、市場類的崗位,都招85、88年以后出生的人了。”3月19日,一名不愿具名的阿里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。
即便是這些年輕人在BAT的職位并不高,出走之后仍然能拿到兩三倍的高額薪酬。據了解,在過去的三年間,即使是阿里巴巴P6崗位的運營人員,被獵頭挖到某電商平臺后,年收入也能提升到60萬以上。
但是,這種情形很可能不再發生。
3月19日,一名獵頭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,一季度往往是求職的旺季。今年的崗位流動,更多是因為企業裁員被動選擇的離職。“市場不像以前,隨便就能翻倍的薪水跳槽,已經過了那個紅利的階段。”他說。

有增有減

進入2019年,互聯網公司裁員的力度變得更大。日前,滬江教育因上市之路受挫,傳出大幅裁員的消息,被裁掉的員工達到上千人。據報道,該公司總員工數在春節前最高時達到2400多人,但是截至3月6日,這一數字變成了1700多人。
與之相對應的是,該公司連年遭遇虧損。其招股說明書顯示,滬江2015年以來累計虧損高達21.02億元,而2018年前8個月營收4.36億元,同比增長僅為27.15%,陷入增收不增利的尷尬境地。
從外部環境來看,滬江教育短期盈利也很難實現,整個在線教育虧損成為常態。公開數據顯示,2015年到2017年,51Talk凈虧損額分別為3.27億元、5.15億元、5.81億元,尚德教育凈虧損額分別為3.18億元、2.54億元、9.19億元。
裁員成為必然的選擇。“很多創業公司在一開始并沒有想好業務的發展主線,有時候是盲目擴張。一旦公司出現財務問題,這些肯定是首先被砍掉的,我覺得這段時間的裁員和人才優化,實質是在替公司擠掉泡沫。”3月19日,一名教育平臺高管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,關健還是在于互聯網企業已經走到了盈利造血的階段,尤其是在面對資本市場時,過去的一套故事和玩法行不通了。
瑟瑟寒冬中,不斷有公司加入裁員大軍,但也有公司逆勢招人。
蘇寧集團表示,2019年將進一步擴大吸納就業規模,計劃新增8萬多人。滴滴前腳宣布將裁員15%,涉及員工超2000人,又同時宣布今年繼續招聘2500人。
3月19日,滴滴出行一名內部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,主要是因為滴滴受到巨大的安全和政策合規壓力,不得不調整轉型,全力投入安全和合規,人員結構需要做相應的轉身和調整。


仍待理性回歸

曾經風光的互聯網從業人員,如今也更愿意蟄伏。智聯招聘數據顯示,2018年第四季度互聯網、電子商務行業招聘需求同比下降23%。2018年第三季度招聘需求人數,出現了近8年來首次同比和環比均下降的情況。
3月19日,BOSS直聘CEO趙鵬告訴記者,這反映的是需求的變化,倒不能完全說是泡沫。移動互聯網的興起,導致了產品和技術人才的需求的爆發。再加上供給不足,一些創業的企業自然會出高薪去挖這些人才。因為你不出高價,肯定沒人來。但是,這幾年越來越多的人才涌進互聯網行業,供給不足的現象也得到了緩解。“整體來看,這是一個削峰填谷的過程。人才的需求總體趨于理性,也開始充分的市場化。”他說。
一些新興的創業公司,以及知名度不如BAT的發展中公司,也開始未雨綢繆,理性地選擇團隊和拓展計劃。
3月19日,觸寶科技聯合創始人兼CEO王佳梁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時坦言,資本寒冬對于那些虧損的、需要持續投入的公司是不利的,對于盈利中的成熟的公司反而是好事。“最起碼,我們現在招人成本比過去要低了,也有更多優秀的人更愿意加入公司。”他說。
互聯網之于中國市場,仍然是方興未艾的產物,有起有落也是自然規律。尤其是在2013、2014年前后,萬眾創業的熱潮,催生了數萬家創新型互聯網企業。加上資本市場的推動,整個行業成長速度非常快。在這個過程中,可能就會對組織結構的進度,或者穩定程度產生影響。
3月19日, LinkedIn(領英)中國人力資源負責人張競義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,當整個行業要重新調整再出發的時候,有些企業可能相對就會進展太快了,或者說沒有以前那么容易掙到錢,這就帶來人力資源上的調配。行業本身有自己的發展規律,這些調整不是完全沒有邏輯的突發事件。“綜合來看,我覺得沒有必要聚焦在局部裁員,從而把焦慮擴大化。”他說。
隨著行業周期進入到新的階段,以及新技術的沖擊,調整戰略結構、適當放緩發展節奏,也是正常的規律。畢竟,只有回歸理性,行業才能走得更遠。而“燒錢比賺錢更重要”終究是資本的幻影。

文章編輯:wjc    文章來源:21世紀經濟報道
打印本頁 ×關閉窗口
建筑招聘網     我們的服務     用戶反饋     本網招聘     法律聲明     付款方式     聯系我們
Copyright © buildjobs.cn Corporation. All rights reserved. 建筑招聘網 版權所有
本網所有資訊內容、廣告信息,未經書面同意,不得轉載。
奖末平分野5手登陆